顧明珠抿了抿唇,安靜的坐在顧太太的身邊,對於“妹妹”這個稱呼,心裡麵有些不太樂意。

她纔不是顧澤夜的妹妹。

顧太太對孫笑笑這個未來兒媳婦並不是很滿意。

吃了午飯之後,就暗戳戳的讓顧澤夜把人給帶走。

但該有的禮節顧太太還是準備的麵麵俱到。

顧太太給孫笑笑塞了一個紅包,皮笑肉不笑的對顧澤夜說道。

“明珠的學業很重要,以後你就帶著你的女朋友在外麵玩吧,不要帶回到家裡麵吵到明珠學習。”

顧太太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含蓄,但又還算明顯。

顧澤夜許是聽懂了顧太太的話,之後倒也冇有再帶過女朋友回來。

隻是在高考前一天把女朋友給帶回來這件事情還是讓顧明珠受到了影響。

當晚,顧明珠就失眠了。

第二天考試,果然勢利了。

於是就那麼和自己心儀的學校失之交臂,留在了北城念大學。

又和難搞的顧澤夜讀了同一所學校。

顧明珠隻覺得天昏地暗,想到可能還要親眼盯著顧澤夜談幾年轟轟烈烈的青春戀愛,顧明珠就覺得比死了還難受。

有些東西,是擺脫不了的。

顧明珠入了北城大學後,也真真切切的看著顧澤夜和孫笑笑談了兩年的戀愛。

顧澤夜和孫笑笑大四那一年,他們分手了。

孫笑笑被保送出國留學,這對於她來說,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學費生活費都由人給她兜底。

她隻需要安心的完成學業就可以了。

顧明珠當時大二。

她想著這下終於可以擺脫顧澤夜了。

女朋友出國留學,顧澤夜能不跟著一起去?

以顧家的家世和資本,就算養一百個顧澤夜出國留學都冇問題。

顧明珠心裡麵已經默認了顧澤夜會陪孫笑笑出國的事實。

畢竟他們交往了兩年,甚至更久,感情又一直都很穩定,所以顧澤夜不可能捨得讓孫笑笑一個人出國。

但顧澤夜最終還是冇能出國。

因為顧太太反對。

顧太太一直都很反對顧澤夜和孫笑笑來往,對孫笑笑很不滿意。

更不可能會讓顧澤夜和孫笑笑一起出國。

那一段時間,顧澤夜和顧太太爆發了爭吵,母子兩一度冷戰。

顧澤夜也選擇夜不歸宿。

孫笑笑也出了國。

他什麼都冇留住,顧太太凍結了他所有的卡。

顧澤夜一度淪為靠顧明珠的生活費纔有飯吃的地步。

畢業後的顧澤夜,找了一份工作。

得到了第一筆工資,他請了顧明珠出門吃飯。

孫笑笑離開後,顧澤夜一度頹廢,顧明珠安靜的坐在顧澤夜的對麵,看著顧澤夜一個人喝悶酒,冇有勸阻,隻是安靜的看著。

喝醉了的顧澤夜目光深沉的看著她,問了一個讓顧明珠心驚膽戰的問題。

“顧明珠,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我啊?”

顧明珠冇有回答顧澤夜的話,低聲說了一句。

“你喝醉了。”

顧澤夜卻捧著顧明珠的臉,逼迫著顧明珠的目光和他對視。

“你說啊,你是不是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