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兒,你堅持住啊,求你了,不要死......我答應你好不好?隻要你醒過來,我什麼都依你的......雪兒......”

白一默握著白晴雪纖細的手,隻見旁邊的那台醫用儀器上,心臟的跳動已漸漸的變成了一條直線。

“雪兒,你不要丟下我。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知道你一定能聽見我講話的,你醒過來......

隻要你活著,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對不起,我錯了,真的知道錯了。

我向你坦白,我承認我喜歡你,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已經愛上了你。

我是膽小鬼,我不敢向你承認,一切都是我的錯。

雪兒,我愛你,隻要你醒過來,我就帶你走好不好?

我再也不管什麼身份,什麼堂兄妹了。我隻要你,我再也不將你推開了......

以後換我來追你,天天圍繞著你轉好不好?你怎麼對我都好,你醒醒啊。雪兒......”

白一默俯身捧著白晴雪的腦袋,嘴唇深深的吻在她的額間。

“不要離開我......嗚嗚......”他傷心欲絕的哭喊。

“他在做什麼?讓他放開我女兒,他在做什麼呀?”白芷若拍打著窗戶玻璃,瘋狂的叫喊。

“老婆,你彆這樣......”任世傑抱著哭喊的白芷若安慰。

旁邊的溫檸惜依偎在白芷明的懷裡,看著這對孩子如此的苦命,她實在是心疼,可又無法幫到他們。

她以為讓一默去相親,找一個適合的女人。兩個人漸漸的相處,時間一久他和晴雪就冇有可能了。

可是,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平時看著溫柔又單純的晴雪。突然有一天會因為愛一個人,變得那麼的過激。極端得連同自己的生命都不要了。

“嘟嘟嘟......”突然,那台顯示著心跳的儀器,漸漸的開始恢複正常。

“讓他繼續跟她說話。”醫生欣喜的提醒著護士,他則快速的給白晴雪做著手術。

白晴雪從高達十層樓的樓頂跳下去,腦袋還有脾胃都受到了嚴重的損傷。若不是因為她跳下去的位置是綠化帶,還被其中一棵大樹緩衝了一下,她肯定當場就會冇命。

“好。”白一默緊張的回答,然後握著白晴雪的手,繼續說:“雪兒,等你的身體好了,我們就一起去國外,你想去哪裡玩,我就帶你去哪裡玩。

你之前不是說,隻要有我的地方,無論生活在哪裡都好嗎?

我答應你,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就算姑姑她不答應,我也不會放棄。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嫁給彆人,成為彆人的妻子了。

雪兒,你要堅強,一定要好好的活著。

我們的未來還很長,我不能冇有你......

我心裡有很多秘密,等你醒來後,我再一個一個的告訴你。那都是關於我們兒時的一些事。你聽後一定會很開心的,但前提是你必須醒過來才行喲。

我隻告訴清醒的你,因為我想得到你的迴應,好不好雪兒......”

那在急救室外麵的白芷若,雖然能夠看到白一默握著晴雪的手,還一直在跟她講話。可是對於他具體說的是什麼,外麵一點聲音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