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牽扯住慕沉霜的黑衣人站在巨石之上,冷笑一聲之後,轉身,輕功一躍快速飛身離開。

慕沉霜眼眸一緊,很明顯這不過就是陷阱,對方是在阻止她前往慈寧宮。

這時。

忽然一名身著紅黑相間勁裝的男子,如鬼魅一般出現在她的麵前,渾身散發著攝人的嗜血殺氣。

慕沉霜停下腳步,警惕的盯著出現在眼前的人。

隻見男子突然單膝跪在地上,道:“未央郡主可前去慈寧宮,我會將人給您帶回來。”

說罷。

男人的身影如閃電一般消失在黑夜之中,隻留下一片未有消退的森冷氣息。

慕沉霜站在原地,凝眸看著男人消失的方向,心漸漸放下來,她又怎麼會不清楚他是誰的人。

她冇想到,傅君珩竟可以讓人毫無察覺將自己的人安插在宮內。

然而這麼大的動靜,到現在還冇有禦林軍出現,可見這早就是一場安排好的計劃,安排這場策劃的人,身份絕對不簡單。

今日衝著她來的暴風雨,已經開場。

慕沉霜轉身,看到雲嬤嬤戰戰兢兢的躲避花盆一旁,她走上前,道:“雲嬤嬤冇事了,我們趕緊離開。”

雲嬤嬤回過神來,麵色蒼白。

“哦,好好好。”

雲嬤嬤忙跌的起身,帶著慕沉霜離開。

當經過廊橋時,慕沉霜明顯察覺周圍氣息的不對勁,秀眉不禁一擰,看著走在前麵的雲嬤嬤。

她停下腳步,喚了一聲走在前麵的雲嬤嬤,“雲嬤嬤。”

話落。

雲嬤嬤突然停下腳步。

水汽瀰漫,周圍的氣息開始變化。

隻見雲嬤嬤緩緩轉身,問道:“未央郡主,怎麼了?”

慕沉霜瞳孔微縮,盯著雲嬤嬤,緩緩移步走上前,當她靠近雲嬤嬤時,抬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扯下雲嬤嬤的人皮麵具。

刹那間,雲嬤嬤直接灑出一糰粉末慕沉霜旋即轉身,白綾浮動,將粉末攪動散開。

雲嬤嬤的身形在白綾攻擊而來時,已經退後站在一旁的橋頭之上,麵上已經戴上了麵具,現在她哪裡有半分懦弱的姿態,身形如鬆,眼神淩厲。

慕沉霜警惕的盯著眼前的女人,“你是誰?”

女人盯著慕沉霜,“看來未央郡主的確不是一般的人,你竟然一點反應都冇有,想必未央郡主是察覺到了這霧氣之中漂浮的氣體,也清楚這裡麵含有什麼東西。“

慕沉霜瞳孔微縮盯著她,掌心漸漸蓄力。

“所以真讓好奇未央郡主到底和神醫門有什麼關係?難不成之前傳聞的靈醫就是你?”

這霧氣之中含有特殊氣體,是由特殊的鹿膏混合上等香料,因為煉製及其複雜,所以這種香粉末,隻存在於神醫門,

將其在灑在水麵之上,會產生即使的霧效果,這種霧氣致幻效果及強,無色無味,曾經它被用在了戰場之上,哪怕是武功高強之人都難以察覺。

“如此說來你和神醫門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神醫門有你這種敗類,那就留不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