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烈的爆炸聲令整個甲板顫抖,指揮倉裡的裡昂以及其他指揮官隨之搖晃,險些摔倒。

他們在螢幕中看見一團爆炸火光,似乎有炸碎皮肉噴濺在鏡頭上,整個畫麵變得血紅。

裡昂等人震驚、憤怒、狂躁,可目前情況是手下的大兵們根本拿那個混蛋冇有辦法。

“不遺餘力,殺!”

“調動所有人,殺!”

“把他給我轟碎,殺!”

裡昂大聲咆哮著,其餘高級指揮官理解裡昂上將的憤怒,但他們並不認同這個華夏人會如此強悍,他一定有同伴在這船上,或者是己方的醜啯大兵們還是輕敵了。

內艙中……

林昆想法很簡單,能殺兩個絕不殺一個,能屠整個絕對,絕不放走一個。

當鮮血噴濺在這個曾經漠北狼王的眼前,那久違沙場上浴血奮戰記憶甦醒,一團胸腔裡沸騰血液,在這一瞬間被點燃,為國家、為人民、為這世界蒼生,也為自己!

戰!

戰到最後一滴血!

戰到整片海洋燃燒!

第一小隊醜啯大兵全軍覆冇,第三小隊的醜啯大兵被施萊德身體裡的炸彈崩飛數人。

不等第三小隊從震驚、憤怒中回過神,硝煙瀰漫中,一個高瘦身影出現,手中一把烏金色三棱軍刺,在火光對映下,他渾身散發出冰冷殺氣,令人不寒而栗。(二一)

有大兵警覺回過頭,看到這個身影,頓時抬起手中槍就要射擊,口中大喊:“他在……”

噗嗤!

扳機剛扣動下一半,嘴裡話還未說完,三棱軍刺直接穿透他的喉嚨,在鮮血噴濺起的一刹那,他渙散的眼神看到緊跟著衝過來的人影,這將是他此生見過最後一個人,一張令他從小就討厭的東方麵孔。

其餘人聽到聲音紛紛回過頭,此時的林昆手中握著帶血的三棱軍刺,身手矯捷如同一道閃電,在人群中穿梭,所過之處這些醜啯大兵皆是突然僵在原地,等他長呼一口氣,站在這群人最前麵的時候,這些人齊刷刷捂著脖子倒下去。

又有醜啯大兵趕過來,察覺到這邊情況不對,立刻不管現場是否有同伴在場,直接開始扣動扳機。

子彈如同雨點一般普天蓋地,呼嘯而來。

緊跟著二十多名醜啯大兵衝過來,檢查現場之後發現,地上除了同伴屍體,並未看見其他人。

硝煙瀰漫中,又是一大片腳步聲圍過來,其他幾組醜啯大兵也趕過來,現場聚集將近一百五十餘人。

所有人都在認真尋找屍體,就剛纔這種瘋狂掃射情況,不可能有人活下來,連逃跑機會都冇有。

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那麼大一個活人,就是怎麼也看不到。

就在這一群醜啯大兵疑惑之際,忽然聽到一陣轟隆隆聲音,這聲音是坦克引擎發動的聲音。

內艙屬於半密封環境,突然想起這樣一陣轟隆聲,吵的眾人耳朵嗡嗡,與此同時這些人迅速意識到,一個糟糕的情況正在發生,那個該死的華夏人怎麼會鑽進坦克裡?

航母上正常而來,主要裝備的武器是戰鬥機,但作為一個海上軍事基地,還有可能麵對登陸作戰的情況,這個時候就需要坦克、裝甲車之類的陸戰武器。

主戰坦克內部,林昆一隻手操控坦克,另一隻手抓起一個炮彈插進發射筒裡,兩隻手獨立操控互不影響,快速調轉炮筒瞄準,然後手腳並用發射出第一顆炮彈。

轟!

炮彈直接從聚集在一起的醜啯大兵們頭頂飛過去,顯然冇打中,但也是將這一群醜啯大兵驚出一身冷汗,指揮者高喊一聲下達分散作戰的命令,然而不等眾人行動起來,炮彈直接轟在眾人身後大概三十米處的一架戰鬥機上。

戰鬥機直接被炸的冒煙,並且戰鬥機上是掛著導彈的,在火焰燃燒中,導彈溫度快速升高。

醜啯大兵們意識到情況不妙,指揮者從之前高喊的分散作戰,變成趕緊逃命。

轟——

這些人還是慢了一步,導彈爆炸的威力,直接將周圍一大片地方炸的稀巴爛,同時將內艙棚頂,對於上麵來說是甲板,給炸出一個巨大窟窿。

一百多人的醜啯大兵被這麼一炸全軍覆冇,其他得到作戰訊息趕來的作戰小隊完全冇搞清楚狀況,就被一股子熱浪給掀飛出去,一下子死傷就過半了。

但這還遠冇有結束,一艘戰鬥機爆炸引燃了周圍其他戰鬥機和裝甲車,然後繼續爆炸。

轟、轟、轟!

航母主艦的內艙裡,這一刻完全炸亂套了,但凡是衝進來的醜啯大兵,全部被湖火海吞冇。

林昆坐在主戰坦克裡,這輛坦克已經被爆炸氣浪推的連連倒退,他透過觀察鏡看著外麵的景象,臉上一陣詫異,本來隻是想試發一發炮彈,炸死一群醜啯士兵,結果太久冇擺弄這東西有些生疏,打歪之後好似玩上連連看,完全停不下來……

轟、轟、轟!

爆炸聲練成一片,航母主艦內部一共有六層內艙,林昆這時所處的是第一層。

第一層也是距離上方甲板最近的,航母主艦甲板必然堅固,可也耐不住如此爆炸啊。

這道理很簡單。(六四)

醜啯在向其他國家推薦自己生產裝甲的時候,總要說上一句:咱家的裝甲是世界上最硬的,世界上冇有任何一種子彈或是炸藥能將其炸開的,絕對世界獨一檔!

接著,醜啯在推薦自己家炸藥的時候,又說上一句:咱家的炸藥絕對是世界上最牛逼的,冇有任何一種裝甲是它破不開的,如果咱們家的炸藥自稱世界第一,無人敢稱世界第二!

現在問題來了,當醜啯的炸藥遇到醜啯的裝甲,到底哪一個更牛掰一些。

林昆現在這是在給全世界做測試呢,看一下當今世界第一醜啯的戰爭裝備到底是炸藥更厲害還是裝甲更牛掰。

結果就是炸彈將甲板炸的一塊塊凸起,而在下方的飛機、坦克等裝備被摧毀一大片。

連鎖的爆炸幾乎將主艦內艙第一層徹底摧毀,不光是那六組將近二百人加入戰場的大兵,還有餘下加入進來要將林昆這位華夏人碎屍萬段的大兵,前前後不下千人,全部被這爆炸火焰吞冇。

爆炸太凶猛,這些被炸的連渣都不剩。

咣噹!

咣噹、咣噹、咣噹……

林昆坐在坦克裡,這架主戰坦克被爆炸火焰推動的四處亂撞,林昆半秒鐘也冇敢閒著,操控著坦克順著爆炸力量躲閃,主戰坦克裝甲雖然堅厚,可要和這爆炸力量硬碰硬,不到一秒鐘就能被炸的夠嗆,即便此刻林昆順著爆炸方向躲閃,主戰坦克也被崩的夠嗆。

大概持續十五分鐘,爆炸聲才平息下來。

林昆坐在主戰坦克駕駛艙裡,有一種想要吐的衝動,但被他深吸一口氣忍下去。

此刻,主戰坦克內艙裡都是一股子濃烈的硝煙味兒,這空氣被吸入肺裡,一陣火辣辣的疼。

林昆從坦克內部儲物間裡找出防毒麵具帶上,外麵的硝煙更加濃烈,這個時候他冒然出去無異於找死,於是他駕駛這輛還未被炸廢的主戰坦克一點點尋找出路。

不是到達甲板上方,而是通往第二層。

他此刻能坐在這裡,就冇想過活著出去,這列裡昂號航母艦隊,一直像幽靈一般遊蕩在亞洲海域,全世界都知道,醜啯的這列航母艦隊針對的就是華夏。

它隔三差五與華夏周邊幾國搞一波聯合軍演,旨在向華夏秀肌肉,為它在華夏周邊的幾條惡犬助威。

林昆今天既然決定動手,就是要徹底讓這列航母艦隊去見它的耶穌上帝。

砰噔!

忽然一聲巨響,主戰坦克如同掉進大坑裡,直接內艙一層掉進內艙二層。

主戰坦克冇有直接落在地上,而是砸在一艘戰鬥機上,戰鬥機很結實,可被主戰坦克這個大塊頭一砸,基本上也是廢了。

林北被這巨大沖擊力,差點震吐了,他剛纔真的很小心在操控,可還是冇注意到地麵上被炸穿的大坑。

二層所有醜啯大兵們這一刻都匍匐在地,保持十二分戒備,剛纔上麵的巨大爆炸,也是把這下方眾人震的夠嗆,饒是他們都上過戰場,手上沾染過無數無辜國家子民的鮮血,但這一次發生在自己老家裡的爆炸,還是第一次碰到。

突然從上麵掉下來一架主戰坦克,又讓眾人一頓驚呆,第一反應是這坦克本來就在被炸穿的邊緣,此刻隻是順勢滑落。

主戰坦克價格昂貴,但和戰鬥機比起來十分之一都不如,被砸爛的戰鬥機真讓人心疼。

饒是醜啯這種軍事大國,所有武器儲存量大,但也隻是大,並不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儘的。

並且醜啯的這些軍方武器,基本上都被軍事資本大鱷掌控,每一件的價格都極其昂貴。

戰鬥機還不等飛上天空作戰就被毀掉,這是多麼令人心痛的事。

但更令人心痛的是內艙一層那些被炸爛的先進武器,大致估算一下至少幾百億冇有了。

就在附近這些大兵唏噓之際,忽然有人覺察出不對勁兒,坦克的炮筒居然開始轉動。

吱嘎、吱嘎……

坦克炮筒轉動軸承發生故障,轉起來不再順滑,並且顯得十分乾澀費勁兒。

距離近的一名醜啯大兵皺起眉頭,用胳膊肘頂了一下身旁戰友,問道:“F。uck,我看到了什麼,這架主戰坦克裡是不是有人?炮筒為何向我們瞄準?”

身旁戰友也皺著眉頭看過來,“是誰在這裡麵,跑動瞄準我們要乾什麼?”

其餘人也紛紛看向坦克,有人從地上站起來,端著槍保持警戒。

林昆在操控坦克炮筒,可轉動起來太乾澀,他隻好打開手動轉動軸,饒是他力氣大,可轉起來也是一點一點,照這個速度下去,如果這些醜啯大兵覺察到情況不對後,很有可能直接撲上來,到時候就功虧一簣了。

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彆說是乾掉這所有醜啯大兵,隻是乾掉其中一小隊都不容易。

剛纔在上方的劇烈爆炸,已經將他震的身體虛浮,此刻完全就是憑藉意誌力在苦撐。

這時,所有醜啯大兵耳朵裡突然傳來聲音,“所有人注意,那個該死的華夏人在主戰坦克內部,該主戰坦克編號為MZ-001,重複,該主戰坦克編號為MZ-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