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5章送給釋君佛子

望著釋三生離開的身影,葉昊放下了茶杯,臉上都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葉少,這釋三生的交代,是不是體麵得過頭了?”

“這可是地宗令啊!”

“見令牌如見宗主啊!”

蕭如意出現在了葉昊身後,一臉古怪之色。

顯然她想不到,葉昊居然牛逼到了這個地步。

不但讓釋三生這樣的人接二連三的吃虧,而且還逼得對方把地宗令送來了。

葉昊捏起古老的令牌,在手裡把玩片刻後,淡淡道:“你真的認為,這東西有用?”

蕭如意微微一愣,道:“怎麼可能冇用?”

葉昊淡淡道:“兵法,詭道也。”

“所謂實則虛之,虛則實之。”

“對於地宗而言,這樣的交代,確實體麵,我也挑不出他們的錯處。”

“可是,這東西,在關鍵時刻是派不上用場的。”

“我來打個比方。”

“如果我翌日和釋三生生死對決了,我把這令牌砸在了他臉上,難不成他還能當場跪了不成?”

“對於釋三生這樣的人來說,阻攔在他權勢之路麵前的,彆說隻是一塊令牌,就算是他的老師、是他爹,又如何?”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笑話而已?”

蕭如意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隨後一臉遺憾道:“葉少,那這東西豈不是和破銅爛鐵一樣,冇有任何作用了?”

葉昊笑了笑道:“就算是地麵上的爛泥,隻要能夠扶上牆了,都有作用。”

“更何況還是這麼一塊地宗令。”

“見令牌如見宗主的地宗令。”

“這東西,在我手裡冇用,但是在有的人手裡,卻有大用。”

說到這裡,葉昊拍了拍手,站了起來,道:“告訴周瑤,讓周分會長辛苦一趟。”

“親自把這東西送到釋君佛子的手中。”

“我機會都給他了,能不能信,就看他的了。”

聽到這話,蕭如意一臉震撼之色。

葉少這一局高啊!

簡直是神來之筆,地宗令落到了釋君佛子手中,肯定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

可以說,這是絕殺。

一刀捅在了釋三生的死穴上。

這件事一旦被釋三生知道了,估計他得吐血吐到死。

“不過葉少,這種事,我來做就行了,何必麻煩周分會長?”

蕭如意還是有點疑惑。

葉昊伸出手,拍了拍蕭如意瘦弱的肩膀,歎了一口氣,道:“如意啊。”

“你要跟在我身邊,還有很多事情得好好的學學的。”

“這種事情,需要我教你嗎?”

“第一,這件事需要絕對的隱秘,周分會長身手卓絕,堪稱來無影去無蹤,這樣才能夠保密,也能夠保證,釋君佛子可以拿著這東西,在關鍵時刻,再捅毫無防備的釋三生一刀。”

“第二,周分會長的實力和身份擺在這裡,他跑這個腿,相當於給釋君佛子一點震懾,免得他拿到了地宗令,就忘記了誰是爹。”

“第三,這樣行事,也是給釋君佛子一顆定心丸,看到我們的實力,他纔敢肆無忌憚,放心大膽的,做他的少宗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