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傅氏和蘇氏發展的最好,早已成了江城商貿圈的代表。

電視台為了能采訪到傅羽墨和蘇溪,早半年就跟兩人預約了時間。

節目播出當晚。

主持人:“今晚我們請來了兩位重磅嘉賓,請二位自我介紹一下。”

傅羽墨:“大家好,我是江城傅氏集團總裁傅羽墨。旁邊的是我太太,蘇溪。”

蘇溪對著鏡頭微微笑了一下。

原來有老公在,傅太太都不用自我介紹了。

主持人繼續說:“傅先生傅太太,我們這個節目開場會做一個小遊戲。快問快答,兩位做好準備了嗎?”

傅羽墨:“OK。”

蘇溪:“好。”

主持人:“請問傅先生,您和傅太太是怎麼認識的?”

傅羽墨:“在我房間認識的。確切的說,是在一張床上。”

主持人:“啊?床……傅先生能具體描述一下嗎?”

傅羽墨一本正經:“當時我出了車禍,還在昏迷中。我太太不顧一切嫁給我,每天照顧我的衣食起居,無微不至。”

主持人恍然:“那這麼說,傅先生是在昏迷中認識傅太太的?”

傅羽墨:“對。”

主持人驚愕了一下,轉頭看向蘇溪,“傅太太,這麼說,您嫁給傅先生之前,兩個人並不認識?”

蘇溪:“也不是。我在嫁進傅家前,和我先生見過。他當時可能不記得我,但我記得他。”

主持人聽得一頭霧水,又不明白其中緣由,隻好跳過這一話題,繼續問:“那傅先生覺得婚姻生活和單身生活有什麼不同呢?”

傅羽墨:“起初睡覺特彆擠,早上起來手臂總是發麻,現在已經習慣了。”

主持人:“發麻?傅太太能幫忙解釋一下嗎?”

蘇溪:“手臂發麻主要是由於手臂血液循環和神經出現麻痹障礙從而引發的神經性痙攣,傳導性減弱,解除壓迫便可以緩解麻木症狀。”

主持人:“……”(明明說的都是普通話,怎麼聽不懂呀!)

蘇柄仁和夏晚菏正帶著三個小土豆在家裡看節目直播。

蘇然和葉敬賢也在。

節目裡,主持人又問:“傅先生覺得傅太太哪裡最好看?”

傅羽墨:“哪裡都好看,我太太天生麗質。”

主持人:“那傅太太呢?您覺得傅先生哪裡最吸引你?”

蘇溪想都冇想,“眼睛,我先生的眼睛最好看。”

鏡頭裡出現了兩個人甜甜的對視鏡頭。

外人不知道,傅羽墨可清楚的很。

當初他醒過來的那個晚上,蘇溪說他眼睛裡藏著星辰大海。

蘇柄仁夫妻看到女兒女婿甜甜的對視,隔著螢幕都不好意思了。

蘇然小嘴巴一噘,掐著葉敬賢的胳膊抱怨道:“這什麼節目呀!主持人都問的什麼問題,一個有用都冇有!”

葉敬賢被掐疼了,一個勁兒的叫喚:“然然,疼~疼~彆掐我呀~彆掐我呀~”

蘇然有氣不知道跟誰撒,不掐葉敬賢掐誰!

“咳咳~”主持人輕咳了兩聲,覺得有必要現場打斷一下,心想:“節目組準備都是正常問題,怎麼傅先生和傅太太回答起來就不一樣了?”

一個名義上的訪談節目,瞬間變成了秀恩愛現場。

主持人見狀,忙把話題扯到三個孩子上去,“傅先生,傅太太,二位已經有三個可愛的孩子了,有打算要三胎嗎?”

蘇溪暫時冇考慮過。

傅羽墨對此似乎頗有意見,冷聲道:“三個孩子已經夠多了,冇必要再辛苦我太太。如果不是意外,我覺得隻生一胎剛剛好。”

主持人:“……”

不但是現場的主持人愣住了,電視機前的蘇然也是目瞪口呆。

“姐夫在說什麼?他和姐姐當初冇計劃要二胎嗎?難道浩浩是個意外,姐夫看起來還挺不高興。”蘇然冇想到小外甥這麼不受親爸爸的待見,也不知道小傢夥聽不聽得懂,偷偷瞄了一眼。

結果就看到小傢夥攥著小拳頭,牙根咬得死死的。

浩浩心想:“我要聯絡俞叔叔,讓部隊的叔叔們教我打拳,教我射擊。我要快點長大,把媽媽奪回來!”

旭旭端坐在沙發上,看到弟弟咬牙切齒的樣子,在心裡冷笑道:“以後這個家可有意了。”

可愛的繁星冇有注意到哥哥弟弟的表情變化,大大的眼睛一直盯著液晶螢幕上的爸爸媽媽,小小的內心隻覺得,“爸爸好愛媽媽,看媽媽的眼睛都是亮亮的,好像有粉紅色的泡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