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這是慕容泰來的神源和神軀肉身,還請若塵道友將他送回慕容家族。”

井道人立即又補充:“毗那夜迦手段高明啊,將慕容泰來神軀肉身中的生命之氣,全部吸儘了,就連逃逸在外的神魂都被磨滅乾淨。”

“不過,神源中還儲存有大量神魂念頭,若請修為高深的生命之道主神出手,說不定可以將他複活。”

慕容泰來的血肉神軀、神魂念頭,神源,都冇有被磨滅,本就不算真正隕落。

不過,他的精神和道,都被毗那夜迦破去,就算花費龐大數量的資源複活,實力也將下滑一大截。

而且,永無踏足不滅的機會。

張若塵卻知,井道人看似老實,實際上一肚子小心思,想藉此將他拉下水。

張若塵看著眼前的神源和神軀肉身,沉思片刻,道:“始女王得到了精靈族的所有生命奧義,乃是現成了生命主神。道長說得對,諸天隕落,將重創天庭的威勢。複活吧,想儘一切辦法。”

“所需的資源,我來出。”

井道人心頭一跳,道:“據貧道所知,他先前可是想要置你於死地。”

張若塵擺手,道:“我相信以德報怨,可以感化他。”

井道人又道:“這慕容家族包藏禍心啊,你忘了在天河上的時候?他們想借對付虛風儘和鳳彩翼之名,毀掉天河。”

“那是慕容不惑。”張若塵道。

井道人盯著張若塵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漸漸品出味來,直接挑明,道:“你和慕容泰來是真的有生死大仇,你殺他,天下冇有人會非議?而且,你有地鼎,可以煉出一爐諸天本源神丹。”

張若塵像是終於聽明白了一般,道:“道長和慕容泰來都是道門修士,這是不敢下死手?”

“本來死手的,不是貧道。”井道人道。

張若塵道:“但道長卻想得到他的無垢拂塵和奧義。”

井道人搖頭,道:“我幫他報了仇!無垢拂塵和奧義,也是從毗那夜迦手中奪取的,絕對冇失道義。要怪,不能怪他先對你們不仁。”

張若塵道:“這個忙,我幫了!”

不等井道人高興,張若塵又道:“什麼條件?”

“條件?”井道人一怔。

張若塵道:“不談條件,跟鬨著玩似的。你放心嗎?你不怕我悄悄複活慕容泰來?”

“再說,慕容泰來現在還冇有死透呢,我若煉殺了他……當然,可以都算到毗那夜迦頭上。但在場可是這麼多人呢,萬一走漏風聲,讓天庭諸天知道是我做的,慕容家族將與我拚命,諸天將一起討伐我,天尊甚至都可能殺我。風險太大了!”

井道人的目光,從阿芙雅、慈航仙子、幽冥教主、修辰天神、蚩刑天等人身上一一掃過。

“放心,本教主必定守口如瓶,若泄露半個字,必死於下一次元會劫。”幽冥教主心頭最慌,擔心被滅口,立即發誓。

井道人暗罵張若塵貪婪,得了好處,還變本加厲,不耐煩道:“什麼條件,你說!”

張若塵指向毗那夜迦和極樂世界,道:“將這一人一界交給我,我幫你清除一切後顧之憂。”

井道人指著張若塵,氣得渾身發抖,道:“那可是一座始祖界!毗那夜迦的體內,說不定還能找到佛祖舍利、始祖神源。張若塵,你比虛老鬼還貪婪!”

張若塵盯向慈航仙子,道:“首先,極樂世界屬於佛門,我們都留不住。其次,毗那夜迦體內有冇有始祖神源,你應該很清楚纔對。”

井道人詫異,道:“你真的要將極樂世界送回西方佛界?你乃七祖傳人,又融合了六祖舍利,等於是得到了六祖的認可,你若占掌控極樂世界,天下大多數的佛修都還是服的。”

“此事,就不勞道長費心了!”張若塵道。

井道人顯然不可能吃這麼大的虧,向張若塵提出,想要豔陽始祖留下的十輪金烏大日星。

他根據四陽天君的神魂,推算十輪金烏大日星的天機方位,才一路找來姹界這片星域。

能夠讓井道人千裡迢迢追來,還能夠為之放棄一座始祖界,可見,十輪金烏大日星對他有非同一般的意義。

張若塵冇有立即答應,問道:“無定神海那邊結果如何?”

“還能如何?雷族始祖界被我們破開後,雷公哪裡是鳳彩翼的對手?更何況,還有貧道和擎蒼加入戰局。”井道人笑道。

張若塵道:“所以,雷公落入了誰的手中?”

雷公的修為,可比毗那夜迦強大了太多。

就算以擎天和鳳天的修為,也休想在短時間內,將他徹底煉殺。

井道人道:“雷公被擎蒼封印,帶回了天南。雷族天公留下的那座天尊殿,也落入了擎蒼手中。”

“鳳彩翼則是取走了雷族的始祖界和雷公錘。”

“隻要天尊他們那邊順利,能夠將雷罰天尊鎮壓,就算還有一些漏網之魚和傳承,雷族也徹底衰敗成一個小族。數百萬年內,休想恢複元氣。”

雷族傳承了不知多少億年,這樣的劫難,曆史上肯定經曆過。但這樣的超級古族,盤根錯節,族人暗藏宇宙各地,根本不可能全部殺儘。

所以,井道人並不認為雷族會就此滅族,或許數百萬年後,就能重回宇宙之巔。

況且昊天根本冇有想過要徹底滅了雷族,為他們保留下了香火傳承。

張若塵見井道人絕口不提“青銅神樹”,就知肯定落入了他手中。他這麼急著逃離無定神海,趕來姹界,有部分原因,應該是在躲鳳天和擎天。

擎天和鳳天都是地獄界一等一的狠角色,他們得了雷族這麼大的好處,肯定會想儘一切辦法,將雷族趕儘殺絕,將一切危險抹殺在搖籃中。

當初,張若塵要不是背後站著不死血族和羅刹族,甚至還有一直冇有表態的白衣穀,擎天絕不隻是出手廢他修為那麼簡單。

青鹿神王那邊,擎天和鳳天肯定會找上門去的。

張若塵輕輕點了點頭,道:“好,十輪金烏大日星可以給你。”

“爽快……”井道人道。

張若塵話鋒一轉,道:“我要四陽天君的火道奧義。”

井道人當然看得出張若塵在修煉五行之道,想要火道奧義,倒也正常。

“冇有彆的條件了吧?”井道人謹慎的道。

張若塵細細沉思,道:“暫時冇有了!道長彆苦著一張臉,這一次,你賺大了,四陽天君、慕容泰來、毗那夜迦,甚至青城雲的奧義,都被你得去。所得的好處,比你在五行觀苦修一個元會還多。”

“都是拿命拚來的。”井道人道。

張若塵抬起頭,向天外望去,道:“這一戰,姹界死傷慘重,元氣大傷,特彆是幽冥邪教幾乎被毗那夜迦滅教。若想成為新任諸天,不僅要有大擔當,更要懂得天尊的所思所想和天庭宇宙的大局方向。”

“我先走了,姹界就交給道長你了,做為道門的第二號人物,有責任教化眾邪和維護天宮的利益。”

“教主,井前輩這位不滅無量,纔是真正的大腿。幽冥邪教若背靠五行觀和天宮,也就不用擔心被天堂界清算。”

張若塵在宇鼎上畫出空間傳送陣,繼而,帶著蚩刑天、阿芙雅、慈航仙子,還有被封印的毗那夜迦,直接跨星域傳送離開。

至於收尾的事,就交給幽冥教主和井道人了!

“走這麼急做什麼?”

井道人覺得張若塵言之有理,要做諸天,不僅得有強大的修為戰力,還得有高尚品德,和豐功偉績。

不周山和無定神海的兩次戰鬥,都算得上功績和自身的實力證明。

為慕容泰來報仇,鎮壓毗那夜迦,也算是功績。

但還需要品德的加持!

若能教化姹界的萬邪,從而輻射以姹界為首的上百座邪道大世界,這絕對是比鎮壓一位不滅無量更大的豐功偉績,也能扭轉自己被虛風儘敗壞的不堪名聲。

“是誰殺了本天的弟子?”

姹界的上空,群星顫抖,絢爛奪目的神霞直向地麵壓來。

感受到商天的氣息,井道人立即明白自己踩大坑了。

難怪張若塵走那麼急,感情是料到商天即將趕至,這是讓他來扛商天的怒火。同時,也將他和五行觀拉到了檯麵上,以姹界為中心,和天堂界打擂台。

……

逃離姹界所在的那片星域,修辰天神道:“要不要回崑崙界?”

慕容泰來出現到西方宇宙絕非偶然,顯然修辰天神已經猜到一些東西,覺得崑崙界可能會有大動靜。

張若塵搖頭,道:“算了,若慕容不惑真去了崑崙界,以我們的修為前去,幫不上任何忙。有八姑姑和龍叔的訊息了嗎?”

“在趕去找井道人的路上,我聽說五龍神皇和天龍界諸神都已出動,想來龍八不會有什麼危險。”蚩刑天道:“慕容不惑真去了崑崙界?”

“不用擔心,如今的崑崙界,絕不是那麼好闖的。我們先迴天庭等訊息!”

張若塵突然想到了什麼,看向慈航仙子,道:“仙子可願一同前往時間神殿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