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你個冇良心的,我可是用了美人計才幫你爭取到了早點下班的機會。”

“究竟是美人計還是強人鎖男,我就不得而知了。”

“你還真小瞧你師哥了,有的時候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喔,聽起來好像有故事啊。”

“你師哥這人......挺聰明的,學會了舉一反三,總之我現在都不是他的對手了。”

“冇想到師哥還有這麼豪放的一麵,看來他已經被你改造成功了。”

“哎,他打算這個月月底把我帶回家,也不知道薑夫人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兒媳婦。”

“文姐姐,這可一點都不像你啊,你該在乎的不應該隻有師哥的想法嗎?”

“你說的也對,走吧,咱們去逛街,我也順便幫未來的婆婆買份禮物。”

文無雙帶蘇木槿去了人和商場,那裡彙聚了一線大牌。

隻是兩人穿的普通,導購小姐有些懶洋洋的。

蘇木槿看中了一條白色單肩裙,卻被文無雙勸退了。

“這件衣裙雖然很符合你的氣質,但是週末是很重要的節日啊姐妹,你想要豔壓四方,就得選那種色彩濃重的,試試這一件。”

文無雙遞給她一件酒紅色長裙。

蘇木槿笑道:“那我就試試。”

她拿著裙子去了試衣間。

文無雙便低頭翻看著時尚雜誌。

十幾分鐘後,蘇木槿穿著那件酒紅色長裙走了出來。

文無雙抬眸時,手中的雜誌掉落在地上。

隻見那件酒紅色的長裙襯得她肌膚瓷白,眉目如畫。

蘇木槿平日裡穿慣了素色的衣服,讓人誤以為她隻適合小家碧玉的風格,但當她穿上這件衣服時,竟然慢慢的禦姐風,那強大的氣場讓文無雙忍不住感慨。

“天啊,木槿,你簡直太美了,美到我覺得自己詞窮。”

蘇木槿笑道:“無雙姐,你彆拿我開玩笑了。”

“不不不,我說的一點都不誇張。”她扭頭看嚮導購員:“你們說對不對。”

雖然那幾個導購員不太相信蘇木槿能夠買下這件堪稱鎮店之寶的長裙,但她們還是忍不住被蘇木槿的氣場以及她的顏值折服了。

“是啊,這件衣服簡直像是為美女量身打造的。”

“嗯,那就把這件包起來。”

文無雙要為蘇木槿刷卡時,卻被她拒絕了。

她從包包裡拿出一張卡遞給導購員。

導購員掃了一下,頓時疏冷道:“美女,你這張卡已經被凍結了。”

蘇木槿看了一眼,她剛纔無意中將戰冥擎給她的黑金卡拿錯了。

戰冥擎宣佈退出守衛隊的那一刻,戰家已經停了他名下的所有的卡。

她正打算換一張一行卡時,此時一道囂張的聲音傳來:“這件衣服我買了,麻煩幫我包起來。”

蘇木槿扭頭望過去,隻見一個全身奢侈品的女人一臉冷傲的出現在她麵前。

文無雙小聲道:“來者不善啊。”

“怎麼?你認識她?”

“嗯,她是戰瑾年的未婚妻,八成是把我當成舊情敵了,而你跟我站在一起,自然也被她視為眼中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