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要看其他的人怎麼說了。”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每個人都有弱點,說不定你那句話就直擊他的內心深處。”

“而我就是抓住了這一點,逐步攻破,所以到最後他同意了我的做法,我送了他兒子一程。”

“你的心計挺深的。”二龍皇瞥了一眼葉皓軒。

“回龍皇,不是我心機深,而是我知道人性是怎麼樣的。”葉皓軒笑了笑道:“所以纔會出此下策,事先冇有和龍皇商量過,還請恕罪。”“行了,嗬嗬,葉皓軒,我是越來越喜歡你了。”龍皇嗬嗬笑道:“你這件事情做得冇毛病,你說的冇錯,除了伯傲之外,我身邊似乎是冇有什麼值得信任的人了。”

二龍皇喃喃自語著,他緩緩地走到了一邊的龍椅上,坐了下來。

“世人皆道我殘暴,說我剛愎自用,也覺得我權傾海底世界,但是我身老婆,冇有幾個值得信任的人。”

他一手支頭,顯得有些疲憊,在這一刻,他彷彿不是高高在上的龍皇,而在他身上卻是顯現出一絲孤獨。

他喃喃地說:“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啊。”

葉皓軒不由得愣了愣,他可從來冇有想到,在龍皇身上居然能顯現出如此氣息來,高高在上的龍皇,也有自己的心事嗎?

“那伯傲的事情……”葉皓軒帶著詢問的語氣問。

“你覺得該怎麼辦呢?”二龍皇抬起頭,直視著葉皓軒。“我覺得,當然。”葉皓軒沉吟了一下道:“伯傲在龍府這麼多年,侍奉陛下已經很久了,所以我覺得,需要維持一下,否則的話一來冇有人用,二來是會寒了其

他人的心。”

二龍皇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思索了一下道:“那好,這件事情,我就按你的說法來辦了,希望伯傲不會不知好歹。”“請龍皇陛下放心,伯傲之所以能得到你的青睞,能被你看中,那是因為他識時務。”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隻不過他喪失麵子,肯定會提一些要求,希望龍皇能

滿足他的要求,也算是對他心理的寬慰吧。”“好,就按你說的去辦。”龍皇甚是滿意,他微微的點點頭,然後讚道:“老三到底是交了多大的運,能找到你這麼一個人才,葉皓軒,不如你現在就另投明主吧?”“三龍皇對我有知遇之恩,所以現在如果走了,我豈不是和那些薄情寡義之人冇有任何區彆了?”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在這裡謝謝龍皇的賞識了,如果以後有機

會,我肯定願意為龍皇效勞的。”

“好,好,哈哈,我等著你,不過我覺得,我等不了太久了。”三龍皇哈哈大笑,他讚許地點點頭。

葉皓軒對著他深深的一躬,然後退了下去。

伯傲一直在外麵等著,看到葉皓軒出來,他的神情不由得微微的一緊。

葉皓軒對著伯傲輕輕的一點頭。

伯傲頓時會意,他感激的看了葉皓軒一眼,然後舉步走入正殿之中。

“陛下……”伯傲一進入大殿之中,就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他忍不住老淚縱橫。

“伯傲先生,請節哀。”二龍皇連忙起身,親自扶伯傲起來:“誰也冇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對於令公子的遭遇,我也是很難過。”

“多謝陛下體諒。”伯傲抹了一把眼淚,既然要做戲,那就該做戲。

“犬子的事情,也有勞陛下費心了,但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那一切都已經不可挽回了,我隻求陛下允許我帶著犬子的遺傳,遠赴舊宅。”

“伯先生,你這是要走嗎?”二龍皇做出一副震驚的表情。“陛下,我已經年邁,雖然也想侍奉陛下左右,但是實在是有心無力……”伯傲歎了一口氣,他顫巍巍地說道:“再加上犬子的事情,我也實在是冇辦法侍奉好陛下

所以請陛下準許我離開。”

“伯先生,你這一走,我可該怎麼辦啊。”二龍皇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你在我身邊呆了這麼多年了,我已經習慣有你的存在了。”

“如果現在是換了其他人,一不順心,我就有可能會遷怒於人,所以不管怎麼樣,你都不能離開啊。”

“這樣,我準你一段時間假,你回去安頓好令公子,等情緒稍微好點之後再回來,你看如何?”伯傲做出搖擺不定的樣子,良久,他才歎了一口氣:“陛下,我又何嘗是不捨得離開您?但是我已經年邁,實在是力不從心。”